快乐太难 我就祝你平安

少女友情深,送我只拖把。

我最好的异性朋友之一告诉过我,不要把陪伴当成喜欢,不要把依赖当成喜欢,不要把心动当成喜欢。喜欢可真严格啊

我还是想相信,那一天我在逛超市,一边和室友嘻嘻哈哈一边收到了你的微信,问我“你在干嘛啊”的时候,你还是喜欢过我的。

四月随想

今天晚上吃的有一点撑,于是就想出门去小区门口的一鸣买一杯酸奶。

才一打开门,带着白日残留热气的夜风就扑了上来。我家的院子周围只有一盏路灯,大多数的树木都在黑暗里轻轻地摇着叶子,密密麻麻的墨绿色在夜色里默不作声。qq也懒懒的趴在门边的角落里。我一个人走出院子,才发现原来我们小区晚上也都是没什么路灯亮着的,就在黑漆漆的路上走着,四下都很安静,偶尔碰上几个遛狗或带孩子散步的人,而这暖和得有一点重的风让我想到了很多个相似的四月份晚上。我想到初三的这个时候我刚刚进入高中保送班,傍晚披着刚洗完还没干的头发和zpy穿着实验学校的肥大校服,一次次走过教学楼之间的天桥,有时抬头会看到高一意气风发的男生们,趴在

二月末

今天又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情。离开余姚之前准备最后吃一餐日料,吃到了并不好吃的章鱼小丸子。然后就想起来曾经读书时最心心念念的就是高中旁边安藤家二十一块的章鱼小丸子套餐,然后又想起来在之前我以为在余姚吃不到这个东西,去宁波天一玩的时候看到章鱼小丸子赶紧拉着妈妈买,然后再往前倒退回忆,想起了第一次吃到章鱼小丸子是在浙大校医院背后的堕落街上,当时跟txj走在一起,他告诉我这个很好吃,请我吃了一份之后我仿佛打开新世界。当时的小丸子还是一个老婆婆摆的摊,大概是三块四个或是四块三个,很便宜又好吃。


唉。明天又要回北京了。今天中午出门的时候外面刚刚雨停,我抬头看着阴湿的云,忽然觉得南方很美妙,这种美妙就在...

一转眼我也是个有二十年回忆的人

这些天里,脑子里一直兜兜转转想起了很多回忆的碎片。可能这些东西都只是以缓存的格式,在我的大脑里停留一段时间,可能以后我都会想不起来,决定写一点。


有一件事是高二去浙大参加物理夏令营,可能是晚上被子太薄,在紫金港待了几天某天上午就发烧了,跟不太熟的辅导员说了后他把我送到了并不靠谱的浙大校医院,让我一个人在那挂盐水。当时大概烧到39度左右吧,我就在那看着盐水滴啊滴啊,结果过了两个小时,烧的温度一点都没有退。那天好像跟txj说好了让他带我去吃好吃的,他也报了这个夏令营,眼看着晚饭时间就要到了。幸好当时离家之前,我偷偷向我爸要了一个手机,避免了出现失联情况。我就上qq跟txj说,我应该是没办法跟...

跟你微信语音时 听到你的声音就会笑 你给我发消息回我朋友圈时 看到你的头像就很开心 真的好喜欢你啊 你也喜欢我嘛好不好

再说吧

那天遭遇了微信上的聊天危机,我回到宿舍向室友求助。大致就是zyg心情不好(和我有关,但是我又没办法解决)而我还在复习,然后他说“你去复习吧我没事”我就非常直男地说了“好的”后聊天界面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我本可以放下复习,把问题摊开一些讲,但是我选择了避开。

布丁梦突然问我,你是不是也特别爱说“再说吧”?

我愣了一下之后发现自己确实经常会说“再说吧”,而且我的“再说吧”的结局一般就是没有下文。有的时候,我真的是在无法确定的情况下,为了不给对方过多的希望以及失望,用一句“再说吧”给出一个概率范围的宽慰;而有时候,我只是喜欢用“再说吧”拖延最后拒绝对方的期限,似乎这样就能将伤害和我的愧疚缩小化。...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高中谈过很短的前男友,他不知怎么地重新出现在我面前,跟我一起逛商场,手肘绕过我的脖子,把我圈进他的怀里,我一边露出不悦的神色,心里却觉得很暖,很想偷偷地笑。后来又梦到了很多的高中同学,大家其乐融融,互相关照,帮我做了很多事。一觉醒来觉得真是个很浪漫的梦,虽然我当时没有太喜欢过那个男生,印象中也没有那样跟他一起走在路上过,也没有跟梦里的高中同学们有过太深的交情。一切都很荒诞,但我竟然还挺喜欢这个梦的。

一些零散的回忆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了岁月神偷的剧照,就是那张男主离他喜欢的女孩子非常近,准备要亲下去的画面,女孩子黑长直,长得很美。

最后到底有没有亲下去我也忘记了,但是我记得这部电影我看了两遍。初中的时候因为作文写得好,就莫名其妙被语文老师选中加了一个影评社。在社团搞得并不成气候的私立学校里,影评社的活动却开展得十分稳定而低调。记得我初一二时经常翘掉两节晚自修,跑去阶梯教室看社团组织的电影。不得不说这在当时很大程度缓解了我枯燥学业的无聊感,尽管每次都不得不写一篇影评。教室里有时候来四五十个人,有时二三十个人,看过些什么片子也忘了,只记得后来坐在荧幕前时对未完成的作业的焦虑越来越重。在当时,看过很多的电影也不...

© 快乐太难 我就祝你平安 | Powered by LOFTER